迁其重器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则反夷矣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失算

来源:迁其重器网   时间: 2021-10-06

  曲涛是个小职员,前不久,他买彩票中了个二等奖,奖金100万。本来盘算好了这两天把奖金给领回来,可事不凑巧,老婆樊丽突然出差去了,没办法,曲涛只好把这事暂时搁置起来。
  
  樊丽一走,曲涛一下子忙起来。这天下班后,他在樊丽交代的菜市场买完菜,回来经过一个饭馆门口时,忽然遇见同事周小梅。周小梅一看曲涛提个菜袋子,笑着跟他打招呼:“涛哥,这个点买菜,是家里来了客人呀?”曲涛笑笑说:“不是,是我一个人在家,我买自己吃的。”周小梅一听惊讶地说:“一个人还做啥饭呀?走,陪我到馆子去,正好我也是一个人,正嫌无聊哩。”
  
  周小梅是个大美女,人美嘴甜,平日曲涛就对她颇有好感。今天见她主动相邀,心里那个开心就甭提了。当下也就没多谦让,随着周小梅就进了馆子。周小梅点了几个菜,曲涛要了一瓶酒,两人边吃边侃。曲涛一高兴,酒就喝得有点多,聊着聊着就把自己中了100万大奖的事告诉了周小梅。周小梅一听,惊叹道:“哎呀涛哥,你这真是高人啊,高人不出手,出手必然有。等下次,你要是再买,一定叫上妹子我,你买啥我跟着也买啥。”
  
  曲涛这次中奖的号码是他用自己的手机号组合的,再过半个月,他就要过生日了,他准备在生日那天,用自己的生日号再组合试试,于是豪爽地一拍胸脯,打着酒嗝说:“行,下次我一定带上你。”周小梅一听,赶紧给曲涛敬起酒来,很快曲涛就醉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周小梅就叫了个出租车,护送着曲涛回了家。
  
  转天,曲涛又去买菜,回来时又在饭馆前碰到周小梅,周小梅又邀曲涛一块吃。曲涛很奇怪,便问周小梅咋总是下馆子。周小梅“咯咯”笑着告诉曲涛,自己的老公出差不在家,临走时交代让她就在公司附近的这家馆子吃,省得一个人做饭麻烦。说完周小梅医治癫痫病的大概费用得多少掰着指头数落起一个人做饭的不便来,曲涛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这之后,他就也开始学着和周小梅一块下馆子,只是每次下完馆子后,曲涛必定要回家一趟,因为家里喂养着一只宠物犬,他要按时给它喂狗粮。
  
  一晃几天过去了,这天是周五,曲涛决定在家吃顿饭。回到家一进门,宠物犬欢欢摇着尾巴蹭到他腿边,先是像往常一样叼起曲涛的皮包送进卧室,然后一溜烟地又跑了回来,拽着曲涛的裤管往厨房拖。
  
  曲涛感到奇怪,跟过去一看,原来是樊丽出差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厨房里摆弄出好多菜,全是他爱吃的。
  
  曲涛很意外樊丽咋不声不响地回来了,樊丽说:“你不是着急领奖吗?所以一办完公事我就赶紧回来了。这两天你准备下,等周一你就可以去了。对了,在去之前,把你的同事叫到咱家来吃顿饭吧,这样万一请假期间工作上有啥事,人家也乐意替咱担待!”
  
  曲涛一听觉得有道理,连忙夸道:“老婆,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就明天好了,我这就跟同事联系。”
  
  曲涛边说边掏出了手机,樊丽在旁边补充道:“你那部门除了你只有4个人,让他们各自带上自己的另一半,大家正好开个聚会!”
  
  曲涛点点头同意了。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曲涛的同事成双成对地带着礼物来到曲涛家,客厅里一下闹哄哄的。
  
  正在这时,欢欢从卧室里跑出来了,在众人腿边挨个嗅了一遍,然后跑进洗澡间,转头从洗澡间里叼出一双新拖鞋,径直放在周小梅的脚边,用嘴想帮周小梅换上。大家一见,全都哈哈笑起来,周小梅一见,花容失色,左躲右闪,最后更是跳起来躲到客厅另一边。谁知欢欢却叼起拖鞋,始终跟着周小梅跑,周小梅去哪它跟到哪,一个劲地要周小北京军海医院的综合评价梅把这拖鞋给穿上,好像周小梅是这双鞋的主人似的。
  
  这下子,客厅里没有人再笑了,人们窃窃私语起来,樊丽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曲涛只觉得头“嗡”的一下,见茶几上有个鸡毛掸,他抄起来就要去打欢欢。忽见有个人一闪跑到了他前面,曲涛一瞅此人是周小梅的老公王帅,只见他大步冲向周小梅,“啪”的给了她一记响亮耳光,连拖带拉地拽着周小梅出了门。
  
  剩下的几个同事见状,全都尴尬站起来,纷纷告辞。曲涛急忙给同事做解释,但同事们却全拿眼神示意他去安抚樊丽。等客人一走完,曲涛赶紧走到樊丽面前:“老婆,你看,这欢欢闹的,都闹出误会了。你是了解我的,你应该不会怀疑我吧?”
  
  樊丽抬起头,眼神像刀子一般,令曲涛不寒而栗:“曲涛,没想到你这么会装,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带她来家几次了?”曲涛一听连呼冤枉,赌咒发誓自己从没带周小梅进过屋。
  
  樊丽闭上眼睛:“曲涛,事实胜于雄辩。狗狗可不会撒谎栽赃,为了一个女人,你连撒谎都学会了,既然这样,你就继续装吧。”说完,泪流了下来。
  
  樊丽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不吃不喝,曲涛怕她出意外,守着她寸步未离,到了夜晚,樊丽终于开口了,她问曲涛:“你还是不肯承认?”曲涛苦着脸:“老婆,你总不能凭着狗狗胡闹,就认定我有事啊,我真被冤枉了。”
  
  曲涛的表情不像撒谎,樊丽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神色终于有所缓和:“既然你坚持自己是清白的,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如果能,我或许会相信你。”曲涛一听,忙不迭地问啥事。樊丽一字一顿地说:“从今以后,不许你和对方再有任何来往,连打招呼都不行,你能办得到吗?”
  
  曲涛皱着眉头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吉林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br>   
  转眼到了周一,曲涛经过这事一闹,就没有去兑奖。到了公司后,他发现周小梅没有来上班,想到她昨天被老公打了一耳光,不知道回去后是啥情况,曲涛很担心,却不敢打听。下班后,他心事重重地回到家,樊丽不在,卧室的纸篓里堆满了废纸,曲涛决定拿去倒掉,倒掉之前,他拿起那些废纸看了看。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很平静。这天,曲涛买了一些鱼肉回来,为隔天的生日做准备。刚进门,樊丽脸色铁青,将一张纸劈头盖脸地扔到他面前:“曲涛,你欺人太甚!既然你这样忘不了她,那我成全你,我��分手吧。”曲涛低眼一看,是张自己的通话详单,上面清楚地打印着自己几天前给周小梅发过一条信息。
  
  “你,你,你竟然调查我……”曲涛怒不可遏。
  
  “你都做了还怕别人调查?”樊丽反唇相讥。
  
  “我那是……”
  
  “别狡辩了,”樊丽打断了他的话,“一个男人,既然你承诺的话没有办到,那我们就只有分手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办手续……”
  
  曲涛还想说什么,樊丽紧紧地捂实了耳朵,曲涛只好闭住了嘴。
  
  曲涛终于同意离婚了,两个人去民政局的日子,正好是曲涛的生日。手续一办完,曲涛拔腿就走,边走边给周小梅打起了电话,约她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樊丽在曲涛身后,把他的话全听到了。樊丽拿出手机也打起电话,然后挥手坐上一辆出租车。
  
  不久,樊丽来到一间屋子,门开了,里面的人竟是王帅,樊丽一下子扑上去,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樊丽掏出彩票,喜不自禁地说:“亲爱的,果然一切如你所料,作为离婚过错方,协议分割财产时曲涛因为没钱,还真的把彩票全补偿给武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我了。”
  
  王帅接过彩票,在樊丽脸上“啪”地亲了一口:“宝贝,明天我们就去把这奖金兑现出来,然后我们去旅游度蜜月。”
  
  “好!”樊丽兴奋不已,连连点头。忽然,她想起了一件事:“亲爱的,刚才我来时,听见曲涛给周小梅打电话约见面,不知有啥事?”“哼,能有啥事?这两个人,竟然把我们设计让他们在饭馆里邂逅当成是巧合,而想不到那是我们假装出差做的安排;把拖鞋事件当成是欢欢胡闹,而想不到那是我们做了手脚;把偷偷地给对方发短信报信当成是无人知晓,而想不到那纸篓里是你故意写的要杀掉周小梅,扔满纸篓就是为让他看到好上当。就凭借这智商,就能断定他俩个玩不出啥幺蛾子。如今两个穷光蛋见面了肯定是一块哭,就让他们哭去吧。”王帅说完,对着彩票亲了一口:“明天就去省城,我们现在是有钱人了。”
  
  樊丽使劲点点头。自从半年前她在曲涛同事的婚礼上认识了王帅后,很快就被眼前这个男人迷倒。两人厮混在一起后,自己多次提出想和他结婚,可王帅却总以离婚难为由拒绝。直到这次自己对他说曲涛中了100万大奖,王帅才终于痛快地答应和她结婚,并想到了上述离婚的办法。樊丽觉得她的幸福日子终于来临了。
  
  第二天,樊丽和王帅来到省城,在兑奖中心,他俩到处听人在谈论一件新闻,说的正好是他们那市里,昨天有两人中了一等奖,奖金分别是500万,中奖的是一男一女,在同一个彩票点买的。两人听后忍不住嘀咕:这两个人是谁呢?真是幸运啊!如果自己是他们,哦不,哪怕只是他们的亲戚,一人中奖,众亲沾光,也该多好啊!
  
  樊丽和王帅哪里知道,这中奖的两人正是曲涛和周小梅。曲涛昨天去找周小梅,是因为他答应过周小梅生日那天��她去买彩票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mfnp.com  迁其重器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