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其重器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黑暗森林 > 正文内容

来源:迁其重器网   时间: 2020-10-20

  《蝉》
  
  一直都想写一篇关于蝉的文章,但总被这些和那些所谓的“事忙”给遗忘了。然眼看夏天就要过去,秋意已经浮现在了眼前。再不动笔恐写出的就不是夏虫而是秋虫了。尽管蝉也算是秋虫,可毕竟它是来自夏日,鼓噪在三夏的酷暑中吧。
  
  说到夏虫,我们不能不提及蝉这种小东西。而谈起虫鸣时,我们当然不能忽略蝉这种小虫歇斯底里的咆哮声的。
  
  每每初夏到来的时候,在房前、在屋后,在池塘边、在大路旁,只要有树的地方,就会有它的身影,就会有它的鸣唱。当然,这躲在高枝上的身影是难得一见的,可这鸣叫声却是震耳欲聋、充斥耳鼓的。就算在很远的地方,我们也都能够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而且,天气越热,温度越高,它叫的越发起劲,叫声也越发响亮。它根本就不管自己的叫声好不好听?动不动人?也从不把别人的说辞放在心上,总是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的鸣唱着。这叫声,有时很是烦人呢!
  
  蝉即知了,知了也就是禅。提起蝉,知道的人可能不是很多。可说起知了,恐怕南北东西,男女老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而对于这种小虫的了解,也许,大家都会说:“那是再熟悉不过了!”果真如此吗?真的就那么熟悉和了解吗?还是仅局限于自己的片面认知呢?我看恐怕都是后者!这就像我小的时候,知道和了解的知了一样吧。
  
  童年的生活虽单调,却充实。那个时候确实也没什么可玩的东西。一旦发现了可玩的东西出现的时候,那种好奇心是不能掩饰和言喻的。一到夏天,看到的是曼舞和翻飞的蝴蝶、蜻蜓等其他小动物,听到的就是那知了无休止的叫声了。这些自然也是我们玩耍和捕捉的对象。
  
  晌午饭后,是知了叫声最响亮的时候。我们冒着酷暑,准备着各自的土制工具。有用蛛网裹成的拍子,有用纱布做成的罩子,并用竹竿绑牢加长。一切停当,这捕捉知了的活动就算拉开帷幕了。蝉歇的低的位子,大家先用竹竿绑的工具进行罩捕,歇的高的位子,必须爬树。我和几个小伙伴爬树的水平要高超一些,自然是率先的手抱脚蹬的猴窜着向树的高处爬去。这爬树的水平虽算不上登峰造极,起码也不会输给那个“小兵张嘎”!千万要注意!爬树时动作不能过大。这知了鬼精鬼精着呢,一有动静就扑打着翅膀,“嗷嗷”的叫着,洒下一串串水液逃之夭夭。有的小孩曾用舌头舔过脸上落下的水液,感觉有点微甜。还微甜?微咸还差不多。那是知了的尿呢,我看分明就是个傻子!呵呵呵!当我们爬到了适当的高度,看准知了的位置,就用纱罩和蜘蛛拍,乐山癫痫专科哪里好迅速的罩了下去……。这样捕捉,失败居多,捕捉的知了数量稀少,一般的都是知了“吱吱”的叫着,洒下一串尿液奋勇的突围了。寻找原因:纱罩口大,进去了容易跑脱,口小了又罩不准;而那蜘蛛拍,时间长了就没了粘性。大家正寻求改进的方法,有个小孩用面粉加点水,捏成小团,试了试,粘性挺好。大家一同效仿,纷纷回家偷取面粉。再次捕捉时,效果奇佳,捕获量也大了很多,可回到家后就被大人们狠狠的一顿暴打。要知道,在那个时候,粮食是何等的紧张和珍贵啊!更不用说面粉了!
  
  初夏的雷雨后,我们总能看到树周围的泥土里有好多圆圆的小洞,这些就是地下爬出的知了的幼虫。夜晚有时还能在树上抓到未蜕皮的嫩知了,拿在手里肉肉的,有点咯吱人。而这种情况是极其稀有少见的,运气好才能碰的上。那时候,在我们所见所抓过的知了里,有黑、绿、红、黄、花色的等十几种,最常见的就是那黑色的和绿色的了。每每在抓到知了后,我们就觉着好奇!这个玩意它每天吃什么呢?又为什么能发出这么大的叫声呢?我们俨然成了“科学家”,就开始“研究”起这个小东西来。这个小玩意,两个黑漆漆的眼睛,用手一摸,很硬。那它怎么看东西呢?我们的眼睛要是能有这么硬,那且不就安全了很多?至少不怕风沙了吧,也不用惧那小虫子飞进眼睛了。我们找遍了它的全身也没发现它的嘴巴在哪里,只看到了双眼的正中间下方有一个细长的像大号注射针头一样大小的空心管子,这个难道就是它的嘴巴吗?那它怎么吃东西呢?大家只觉着奇怪,却没有答案。而在它的肚子下方,我们发现了发出叫声的地方。觉得奇怪,就用手捏着,叫声立时沙哑;放开手,声音顿时又异常的响亮。这难道是什么人在吹着喇叭?大家非常的疑惑不解。这里也就成为我们控制知了声音的开关了。我们一会捏捏,一会放放,挺有趣的!
  
  儿时的蝉,叫声响亮,能成为我们很好的玩物,能帮我们打发漫长的夏日时光,能够陪伴着我们无忧无虑的童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接触的知识面的越来越广,眼中的小虫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么简单了,无形中在我的脑海里得到了升华。
  
  蝉在古时候,备受人们的推崇。蝉的蜕皮羽化,在人们看来就是复活和永生的象征。而早在4000多年前商代的青铜器上就有蝉的形象。可想而知,它在古代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崇高。
  
  蝉,栖于高枝,风餐露宿,引吭高歌,不食人间烟火,经常出现在墨客的诗文中。而其所喻之人品,自属于清高无比。多少文人趋之若鹜,借蝉的高洁来比喻自己的品行。唐-李商隐“烦君最相警,我广州癫痫病的治疗哪家医院好亦举家清。”唐-骆宾王“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南宋-王沂孙“甚独抱清高,顿成凄楚。”这些都是借蝉来将自己比作高洁象征的诗作。而我最欣赏的当属虞世南的那首【咏蝉】小诗了。“垂�q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你听听,这是一首多么清新明快,寓意高远的写物小诗啊!而且也成为后人所广为传诵的咏蝉名篇。
  
  我们暂且抛开蝉的明亮叫声和高洁的品性不说,单是蝉的益处就非常多呢。蝉不但能入中药,而且还能食用。入药这点大家可能很好理解,可食用应很少听说吧!我还真就见识过呢。那是在部队服役的时候。
  
  我们部队驻地是在山城重庆,那里属于大西南丛林气候,常年迷雾重重,因此,也就有了山城和雾都之美誉!
  
  夏天的山城,特别的热。由于湿热多雨,山深林密,也是各种夏虫滋生的好地方。当然,知了也不会例外。一到夏天,这里知了的数量多的惊人。
  
  我们营房的四周大多数都是粗大的香樟树,但也夹杂着一些“三年抱”。这“三年抱”是当地人的一种说法,其实,就是一种泡桐树。这树长得相当快,据说三年就能长成双臂合抱那么粗大,由此而得名。这种泡桐树不但长得快,而且还特别受知了的亲睐。
  
  入夏后,这些泡桐树上爬满了黑压压的知了,就每一颗树上而言,数量总会有几千只不等。也不知它们从何处来,将来又往何处去?这叫声是从早上开始的,还是从晚上开始的?自入夏以来,这叫声似乎就没停过。如果一棵树上的蝉一起共鸣的话,恐怕我们全连合操时的口号声也没它们响亮呢。现在,它已不再是歌声,而是噪音,战士们夜晚的睡眠和午休被严重干扰。就连排长和班长都一同号召大家来驱赶这“可恶”的东西。这种小虫子很机灵的,你这边赶走,它那边飞来。我们使用了浑身解数,任由你怎么驱赶,它总是来去自如,大有非泡桐树所不歇的架势,一会又聚集在一起了。这些可恨的家伙,难道就没办法治你了?
  
  二班的班副押运出差刚回来,看到我们一群人忙的不亦乐乎却又苦涩懊恼的样子。大声说:“你们的办法不行,我一会晚上教你们怎么逮它们”。他的话能信吗?包括排长在内,个个都是持怀疑态度。这班副他是个回民,他说他们虽不吃猪肉,但还是吃这种虫子肉的。到了夏天,他们就逮知了,油榨后当点心小吃,还说味道非常不错呢!我一听就非常的恶心,胃里的东西几乎都涌了出来。
  
  白天,他让后勤的电工师傅,帮着在泡桐树下装了几盏大功率的太阳灯。到了晚上,大连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他找来几根长竹竿,他让大家把所有的盆子和能装水的东西集中起来,盛了大半的清水,放到了树下。这也能抓知了?难道知了是傻子?一切妥当后,他让大家一起奋力摇着树,并用竹竿猛力地敲打着树枝。知了受惊后纷纷乱飞,可不知怎么搞的,却一起向盆中栽去。奥!看来这知了有趋光性。难怪向盆里飞呢!经过大家几番的摇打,直到这一颗颗泡桐树上再无知了起飞为止。哟莫个把钟头,这一个个盆里已经乌黑一片,尽是知了。大家用准备好的麻袋,整整装了半麻袋,数量恐怕不会少于万计。之后就是班副的杰作,开锅问榨。居然还有不少的人附和他,看他们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似乎这就是世上最美味的小吃点心了。“你们慢慢品尝!别噎着啊!”嘻嘻嘻!我却躲到一边,不屑一顾。
  
  打这以后,我们的觉到是睡得挺香了!虽也有少数的残兵骚扰,但也已无大碍了。
  
  说到蝉能食用,我还看过网上的一则报道:山西某地的农民,夜间在野外捕捉一种金蝉,一夜就能收入上千元呢!这种金蝉在宾馆酒店加工后给食客们食用,味道鲜美,很受欢迎,活蝉每斤都能卖上50元左右。我认为,这也算蝉为人类所做的又一贡献吧!
  
  总览蝉的利害,按有些人的说法:“我们不要被它可爱的外相,悦耳的鸣唱和很多金子般的包装所迷惑,蝉实际上是一种害虫呢!无论它是在羽化前数年的地下生活,还是在羽化后短暂的高枝鸣唱,它的一生都是在吸食着树的根部和茎部的汁液,以此来满足自己贪婪的需要。”果真如此吗?我的看法是:“蝉不但有着优雅的身姿,悦耳的鸣唱,高洁的品性,而且给孩子们的童年送去了快乐,给我们枯燥的生活带来了诸多的乐趣,同时还能为人们提供好的药材和食材。可谓一身是宝,一世清名啊!”也许,清修的人们会说“它搅了我们的清梦”;也许,园林的工作人员会说:“它破坏了树木的生长”。就算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找来找去,蝉也就这么点缺点。况且,蝉在这个星球上生长了何止千年万年?吵闹人们的睡眠,它还够不上罪魁祸首吧?比起现在,那些因城市反复拆建而带来的噪声;比起那些整夜整夜野蛮呼啸的渣土车;比起那些成天咋咋呼呼,指手画脚,只说话不办事的某些官员来说;不知要好上千倍万倍了!这些应该才是带来噪声的元凶巨恶吧!说道它吸食树根树干的汁液,那也是它为了生存的需要吧?我们人类不也吃着一些动物和植物吗?难道能说我们人也是害虫吗?更何况这么多年,我们还没听说或见到过树木因蝉的吸食汁液而死亡的例子呢?你们见过吗?反正我看到过。我们看到的不还是立在夏日里遮风挡阳朝气蓬勃的翠树浓荫癫痫病有遗传吗吗?人无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虫子呢?我想我们是否该给蝉正个名呢?我就先投个赞成票吧!
  
  这些年,网上的个人博客非常的热闹。少数的人真的是利用博客默默地书写着自己的见闻,做着自己的学问。而大多数的人恐怕是利用网络这个噱头,沽名钓誉,借此博得一点点虚声罢了。就拿蝉和禅来说吧,蝉,禅同音,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不同字义的字。一些人硬是要将它们揉捏在一起,罗织出一些不相干的臆造寓言和典籍,把这个小虫子拿来与佛说事。内容大致是这样说的:蝉先无名,佛是如何的发现蝉,蝉与佛是如何的对话;蝉是如何如何请求佛,佛又是如何感化开导蝉的;最后佛看到这个潜心修行的虫子是由虫和单组成,于是就给这个虫子取名为蝉。蝉的名字真是这么来的吗?我们虽无法考究,可也绝不是如他们所八卦的这样。蝉,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虫子吗,果真如这些人所说,有这么神奇的经历。那它们干嘛还要在酷热的夏天攀上高枝去不辞辛苦地鸣叫?何不干脆躲进凉爽的寺庙里去敲打着木鱼,诵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呢?那且不快哉!
  
  蝉就是蝉,它绝不会如别人所八卦的那样,也不会成为什么另外的东西,它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动物。蝉自爬上高枝,就会忘我的鸣唱着、工作着,从不打折扣。蝉很诚实,人就为什么不能呢?我们做人做事如果连蝉都不如,那是否也太失败了呢?在蝉的身上实际上已经给我们诠释了做人做事的道理。虽不高深,却很朴实。
  
  蝉每年依旧会从初夏的地下爬来,化羽成蝉,栖于高枝,餐风饮露,鼓腹鸣唱。用它那最后和最高亢的歌喉放声生命的绝唱。
  
  立秋刚过,凉风习习,蝉声已不再是那样的响亮。它们已经喊了三夏,或许,它们觉得累了。或许,蝉也已知道,前方就是生命的终点。它们是在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来歌颂夏的热情、秋的悲凉吧!多么美丽的小虫子!多么可爱的小虫子啊!……
  
  我们已经有过有蝉陪伴的夏日童年,有过歌声缭绕的今岁夏日。明年的夏天,不!每年的夏天。我们都应能看到你迷人的身影,都应能听到你高亢的鸣唱!
  
  《咏蝉》
  
  立秋才过晓风紧,入夜勤蝉凄戚鸣。
  
  莫怪夏君心未挽,只因岁月太无情。
  
  早当生死风吹草,何惧寒来鞭挞卿。
  
  此生无有惊天举,化羽还来诵旧声。
  
  文清2014年7月11日江城青山

上一篇: 回味流年

下一篇: 姐,你快回来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mfnp.com  迁其重器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