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其重器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则反夷矣 > 正文内容

云之彼端,清伦诸仙_故事

来源:迁其重器网   时间: 2020-10-16

  第一次见到湄儿,是在我十四岁初入宫时。

  那天,十二岁的她被一众宫人众星捧月地拥簇在中间,身着一袭玉色薄绸长衫裙,罩着深莲青镶金撒梅花朵儿斗篷,梳着两个小巧的发团子,发间还插着一朵娇艳的月季花,好奇地仰头问我:“你是谁?”

  身旁的大宫女烟帘一脸媚笑地答道:“回上仙公主殿下,这位是皇上刚刚在民间寻到的青诸公主殿下。”

  在宫外时,我便已经听说过,辰贵妃所育的上仙公主李恩湄是天下第一美人,也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

  为了以后在宫里的日子能够安稳,也为了能够更快实现我的计划,我便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湄儿妹妹,等会来我云阳殿坐坐吧,我这回进宫带了些民间的糕点小食来,妹妹要不尝点?”

  湄儿立刻拍掉了我放在她头上的手,嗔怒道:“讨厌,不要摸我的头!”

  说完这番话,她沉默了,我关切地问她:“湄儿妹妹怎么了?”

  她苦笑一声,摇头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故人?至夏......”心忽然痛得仿佛无法呼吸,我又想起了那个我深爱着,并且不愿再回想起来的人。

  我摇摇头,努力地扯出一个笑容,道:“是吗?既然是故人,那就不要回想了。来,跟清诸姐姐一起回云阳宫吧。”

停用治疗癫痫的药物病情就发作,这是为什么?  湄儿点点头,对我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嗯,走吧!”

  于是,我便与这大兴朝后宫里最受宠的上仙公主结成了知己,那时的我,还在为我的聪慧而得意不止,没想到,这份充满着利益的友谊,会在不久后不受我控制的变成真情,更没想到,这份真情,将会要了我的命!

  时光匆匆,转眼间便过了两年,我已经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湄儿也已十四岁了,出落成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那天,我和湄儿正坐在云阳殿正殿里谈心。

  我试探着问她:“湄儿,假如你最亲的人背叛了你,你会恨她吗?”

  湄儿轻笑道:“我的母妃辰贵妃早逝,如今在这深宫里,我最亲的人就是清诸姐你,可是清诸姐你有怎么会背叛我呢?”

  我无言以对,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湄儿你还太小,你不懂。你要明白,在这深宫里,你绝对不可以将你的后背交给任何人,包括清诸姐姐我也不可以!”

  湄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乖巧的说道:“我明白了,清诸姐。”

  我摇摇头,目光悲戚:湄儿,将来我要是颠覆了这天下,你还会原谅我吗?

  十七岁那年,我与内阁大臣吴介勇之子吴影大婚。

  我呆在寝殿,任由着几十个喜娘为我化上新娘妆,再换上大红色的喜服。湄儿忽然泪眼婆娑的跑了进来。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问我:“清诸姐姐,你大婚后是不是就癫痫医院有多少不能经常回宫陪我了?”

  我像以前一样,宠溺地的摸摸她的头,含笑道:“放心吧,父皇给我选的公主府就离皇宫不远,我大婚之后,还是可以经常回宫的,而你也可以出宫来我公主府来看我啊!”

  湄儿这才破涕为笑,道:“这还不错!但是,清诸姐你喜欢的人不是至夏哥哥吗?怎么又要嫁给吴影呢?”

  我苦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皇已经与吴介勇定了婚,我再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而且,这也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我现在只期望那个吴影不是个纨绔子弟。”

  其实,我骗了湄儿。

  一个月前,父皇来了云阳殿。

  父皇告诉我,我已经及弈了,是该嫁人的时候了。他问我,想要嫁哪家的公子。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内阁大臣吴介勇之子,吴影。”不是因为我喜欢他,只是因为吴介勇是大兴朝为数不多的手中握有兵权的文臣,可以大大增加我计划的成功几率。

  父皇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赞赏道:“好!不愧是最像朕的女儿!”

  我装作听不明白他话中隐含着的意寓,老老实实地跪在云阳殿冰凉的金砖上,回道:“儿臣本就是父皇的女儿,自然也是像父皇的。”

  父皇接着说道:“钦天监算过了,下月的初五是黄道吉日,宜嫁娶,你便和吴介勇家的小子成婚了吧。”说完,便挥袖走了。

  我跪在地砖上,道:“儿臣恭送父羊角风如何治疗皇。”

  我出嫁的那天,公主府灯火通明。

  父皇出席了这次盛大的婚礼。

  我微笑着举起一杯酒,道:“儿臣敬父皇一杯酒。”

  父皇很是爽快的喝了下去。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父皇竟一点都不防备我。

  一刻钟过后,估摸着下在父皇酒杯里的海蛇毒快发作了,我挥袖打碎一只酒杯,房梁上立刻射出无数枚淬了剧毒的飞针,原本热闹的公主府变得死寂一片。

  我笑盈盈的走向面色苍白的父皇,福了福,缓缓道:“父皇年事已高,处理朝政已力不从心,所以,儿臣恳请父皇退位,传位于二皇子殿下。”

  “你……”父皇气得有些哆嗦了,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从袖里掏出一把短匕,笑得危险,道:“父皇,您要是还不答应,那儿臣的这把匕首,可就要……”

  见父皇依旧没说话,我不耐烦了,将匕首猛地插进了父皇的胸膛里。

  “砰”的一声,一颗石子弹在了我的虎口上,我只觉得虎口微麻,手不自觉的松开了,匕首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儿臣护驾来迟,让父皇受惊了,还请父皇恕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不由得一惊。

  父皇慈祥的笑了,道:“上仙,你能赶来护驾,父皇已经很高兴了,父皇又怎会怪你呢?”

  我看着湄儿,她一改往日的锦衣河北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华服,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手里还持着一把宝剑,面色清冷。

  我苦笑一声,道:“也是,当年的辰贵妃乃是火凤门的掌门,她所生的上仙公主,又怎么会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贵公主呢?湄儿,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啊!”

  湄儿没有搭理我,而是掏出一颗药丸,对父皇说道:“父皇,这是海蛇毒的解药,您先出去服下吧。”

  父皇接过药,出去了。

  “清诸姐,你布在府外的暗卫已经全部被清除掉了,你输了。父皇念你与他有父女情分,决定留你全尸,你赶紧服下这鹤顶红吧。”湄儿扭过头不看我,身旁的一个侍女捧过一个盛着褐色液体的金杯。

  我笑了,惋惜的

  说道:“想我努力十年,竟然就在这个晚上被你毁掉了。不过,能死在你手里,也不算太坏。”

  我拿起金杯,一口饮尽。只觉得腹中剧痛,五脏仿佛都在焚烧。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对湄儿说道:“湄儿,再见,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生在这皇家,我们在民间,做一对姐妹花,可好?”

  湄儿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哽咽道:“好!”

  我的眼皮开始沉重起来,我用尽全身最后一口气,含笑道:“湄儿,再见!”

  “姐!”湄儿凄厉的哭喊道。

  而我,却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笑着摸她的头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mfnp.com  迁其重器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