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其重器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端木山风 > 正文内容

都是爱情惹的祸_故事

来源:迁其重器网   时间: 2020-10-16

  一

  咣咣咣,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谁呀,这么没礼貌,放着现代化的门铃不按,咂的门山响!刘卓成心里暗自不悦。

  等一下,真是的!

  刘卓成嘟囔着放下手里的材料,转椅一转人也就弹起来,他麻利披上衬衫,透过细小的门镜向外张望。

  一张又红又黑的脸,被扩大了几倍,门外定格了一张滑稽的头像。

  没等刘卓成看清是谁,又一阵震耳欲聋的乱捶声。

  臭娘儿们,还不快点开门!

  走廊里公鸭一样的叫唤。刘卓成一听就知道是楼上的马局长。

  马局长大名马中平,是凌北科技局的副局长,身材魁梧,大腹便便,属于脑袋大脖子粗那个类型的。

  今天不知又和谁在哪个酒店喝得如此狼狈。

  刘卓成心里不是滋味,碍于楼上楼下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忍一忍吧,人家是堂堂的科技局副局长。

  门刚裂开一道缝,身穿白色T恤的大肚子挺进门里,一股浓烈的酒气飞快飘进客厅,马局长差点跌倒在刘卓成的怀里。

  是马局长啊,才下班呀。

  刘卓成强挤出一丝笑容,伸手接住体重一百多公斤的大胖子,眼看掉下肉来的脸上,一双小三角眼眯成缝,眼神里闪动着发贼的光芒。

  喝了如此多的酒,马局长没忘了把“BOSS”皮包紧紧夹在腋下,这是当领导者的本能。

  操,凭你们几个臭小子,就能把我这堂堂的副局长整多?小样,最后我是这么清醒,你们都整到桌子底下多了吧。

  马中平哩哩啰啰说。

  马中平的眼睛瞪得杏核一样,他瞅瞅刘卓成,意识到走错门了,脸更加红了。

  马中平边说对不起,边往后撤。

  由于转身太猛,马中平连人带包滚落在地。

  刘卓成慌忙上前扶起马中平,捡起散落在楼道里的“BOSS”皮包,搀着马中平踉踉跄跄往楼上走。

  马中平又一个趔趄,差点把瘦弱的刘卓成拽倒。

  刘卓成几乎是背着超出他体重一倍的大肚子到五楼的。

  马中平的嘴一直没闲着,始终唠叨那句“小样,跟我喝,不是个。”看样子,今天的酒局充满了挑战的火药味,酒家对酒家,谁服谁呀。

  刘卓成暗想,这堂堂的机关大干部,就这德性?

  门铃响过,里面是娇滴滴的声音,含糖量极高,还带着百灵鸟的婉转。

  刘卓成的腿有点软,心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轻轻滑过。

  “快点,磨叽啥,是我!”马中平声音更加混横,沙哑得像敲破的锣声。

  “又跟谁喝了猫尿,回家逞能!”开门声和说话声一齐传来。

  门打开的刹那,刘卓成吓了一跳!

  里面的女人,二十多岁,刚刚洗过澡,发梢湿湿的,洁白的纱料睡衣薄得透明,两只高挺的乳房清晰可见。

  刘卓成在心里漫过的东西更加强烈,一种难以言状的青春冲动。

  刘卓成感觉额头有细细的汗珠渗出。他想逃避,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有意向女人的胸部瞄了几眼。

  刘卓成慢慢地,把目光向上移动,落到一张白暂光滑的脸蛋上。

  刘卓成为之一振,那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白里透红,俊俏得让人飘飘欲仙。

  女人的嘴角上长有一颗醒目的美人痣,除了这颗美人痣,她和自己的女友一模一样。

  世界上真有这么像的人吗?刘卓成怔了怔神,这女人不是自己的女友邵佳妮。

  刘卓成想,一定是马中平的小老婆林菲菲。

  马中平前妻没有给马中平生下一儿一女,马中平因这事时常发脾气,有时竟大打出手,这仗越打越生,夫妻之间的感情就走到了尽头,就和前妻离了婚。

  马中平是在一次偶然的酒局认识的林菲菲,很快成为女人朋友。

  林菲菲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使尽招数讨好马中平。

  人常说,男人是狩猎高手,对待女人这样的猎物会轻松拿下。当女人成为猎手,套住男人不用任何诱饵,不费吹灰之力。林菲菲就是这样的女猎手,像捉一只温顺的绵羊,将马中平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林菲菲冲的不是马中平又高又胖的身材,也不是她大两旬的年纪,她认为马中平最有男人味,他有比自己大两级的副处级地位,还有比平常百姓大两倍的楼房。

  无穷的诱惑力,吸引一朵正在怒放的鲜花,插在又粗又肥的牛粪上。

  是楼下的小刘吧?谢谢你啊。

  林菲菲甜甜地笑,露出一排整齐亮白的芝麻牙。她的眼神有一种穿透力,刺得刘卓成六神无主,感叹真是个睡美人!

  刘卓成做梦似的从五楼挪到自己的房间。房间很简单,一套家具都没有。房子是临时租用的,那张能睡开两人的床,摆放着一套行李。

  刘卓成感到空旷,一丝冷意迅速袭击他,他清醒地回到寂寞难奈的现实中。

  刘卓成想起往事,想起他处了四年的女友。

  为了一份承诺,刘卓成重点大学毕业后,放弃留在省城工作的机会,毅然追她的女友来到凌北市,这个让他历尽千辛万苦拼搏的辽西小城。

  刘卓成的执着,让邵佳妮感动,女友温柔的情话时时撩拨着他青春的心扉。

  刘卓成没直接打电话给邵佳妮,拿手机发个短信,全是爱你爱到骨头里的甜言蜜语,落款是爱你的成。

  刘卓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薄纱睡衣里的坚挺,柔光顺滑的脸蛋,在眼前晃来晃去。

  刘卓成想起林菲菲,把她想成了爱他的佳妮,胸口一阵剧烈地跳。

  二

  刘卓成急急忙忙扒口饭,换上红色半袖,穿上浅蓝色牛仔裤,看上去十分帅气,青春的眼神充满睿智,架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镜,增添几分学者风度。

  望着镜子里潇洒帅气的自己,刘卓成淡定地笑了笑,那双藏在镜片后的大眼睛流露出自信,一种职场力压群雄的气魄。

  刘卓成重复演绎了几次,他把所有的经验拖出,想在今天招聘会上发挥到极致。

  为了这份工作,刘卓成奋斗了几十个昼夜,分分秒秒都留下拼搏的印迹。

广州新海医院神经内科预约电话

  刘卓成把经济类的材料背得滚瓜乱熟,《能力测试》已做了成千上万遍,申论的模拟题堆成了小山。如此努力付出,笔试才杀进第四名,而这个职位仅要一人!今天的竞聘演讲显得尤为重要。谁都不敢怠慢,残酷的关卡会淘汰更多的选手,这是时代的声音。

  刘卓成看了看手机,时间快到了,便匆忙下楼。刚走下一层,就遇上了三楼的胖姐。住了这么长时间,经常见面打个招呼,他只知道她是个又矮又胖又泼辣的女人,只身一人住着。

  和胖姐相依为命的就是一只狗,一只雪白雪白的小哈巴狗。这只小狗人见人爱,大大的耳朵,圆圆的眼睛,黑黑的鼻头,遇到熟人都会亲昵地汪汪几声。

  今天的小狗,却冲刘卓成猛劲地叫,像是有点怕生。

  胖姐看着刘卓成,嘴唇向上一翘,拘谨地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刘卓成向她点点头,笑了笑。看着胖姐厚厚的嘴唇,像两片蠕动的蛆虫,刘卓成一阵恶心。

  胖姐尖声尖气地,“吧吧(爸爸),吧吧(爸爸)”叫着。刘卓成吓得不轻,环视一下四周,没有人,胖姐正在对着她的那只小哈巴狗喊着爸爸。

  刘卓成心里堵得慌,心想,胖姐一定是个孤儿,从小缺少父爱吧。

  下楼后,刘卓成一直在捉摸与今天招聘演讲毫无关联的话题。现今的人都咋地啦,对一只心爱的宠物,比自己父母还要亲上几倍。

  还不到八点,凌北市人民大会堂内已座无虚席。一条巨大的横幅赫然写着:“凌北市人才招聘会演讲现场”几个镏金大字。

  黑压压的人群,比毕业时在省城人才招聘会的人少不了多少。他的内心莫名地发出感慨,就业难啊。

  参加今天竞聘演讲的有三百多人,他竞争对手是冲进决赛的四名选手,今天要留下两名,进入下次的面试和考核。最后确定一人,这和公务员考试相差无几。

  刘卓成的大脑飞速旋转,心里也略加紧张起来。这可是几十个日夜的辛苦啊,这种艰辛,别人是无法想的。

  刘卓成用上了大学毕业论文的观点,把最精彩的部分熟记在心。他必须在这次招聘中胜出,找到他最喜爱的市场营销工作,为了完成那份承诺,他一生都为之誓守的诺言。

  刘卓成的背后就有了那双水灵灵的期待,祝福的语言汇成一条河,奔腾不息。

  刘卓成顿时鼓起勇气,自信地正了正眼镜,他心里的丝丝渴望,摇着诱惑的味道,越升越高。

  每人限时三分钟,演讲人站在台上,如过眼云烟,大都随风而去,留给评委和观众的,是一张张陌生的,或喜或悲、或潇洒飘逸或紧张局促的面孔。

  时间,像一张网,所有的参选者像一条条未长大的鱼,漏掉很多。

  下午六点,评委在公布成绩。

  参赛者大都伸长脖子,竖起耳朵仔细地听,活像彩票站前守候大奖的彩民。

  刘卓成坐在最后一排,索性站了起来,他把眼镜摘下戴上,然后又摘下戴上,空调温度很低,他仍渗出细细的汗珠。

  三

  这些日子,刘卓成常常陷入莫名的焦虑中。

  自从上次演讲后,刘卓成的名次由第四名越到第二名,这让他高兴了许久。接下来的关口难于上青天,很多人在面试时出现失误,名落孙山。

  刘卓成参加了面试培训班,应试能力应该可以,可他的对手优势很强,他心里没底。

  更让刘卓成感到压抑的,是冰冷的话语,看结果吧!邵佳妮留给他的几个字,重如千金。

  难道为了她,刘卓成真的要放弃一切吗?假如面试失利,那个让他深爱了四年的她会决情离去?

  想到这些,刘卓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股凉气自脚底往上窜,直到胸口。

  刘卓成尝过失意的滋味,和那年高考落榜的感觉差不多,这次又多了份担扰。

  为了爱情!

  刘卓成绞尽脑汁,必须想想办法,找人在面试时照顾照顾。

  刘卓成慢腾腾地下楼,单元门外,两个女人在对话。

  是三楼的胖姐和六楼的杨嫂,胖姐叽叽喳喳的,像鸟儿叫。

  站在一旁的杨嫂,满脸倦容,黑黑的眼圈,似乎一夜未睡,她的眼神迷惘而无助。

  杨姐静静地看胖姐嘴唇翻动,她注意到胖姐嘴角冒出白沫,没听到她说些什么。

  哎,杨姐沉重地叹了声气。

  这时的孩子,不知怎么了,说不学就不学了,原来在班上是前几名,仅半年时间,就给我整到后几名,说他几句,他就和你大嚷大叫,你再说几句,他就急猴了,把门咣当一声反锁,和你冷战到底。

  杨姐一连串唉声叹气。

  刘卓成看着无助的杨姐,想上前说几句,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刘卓成心想,自己也曾经判逆过,那是有主见。那时的孩子,谁敢和父母如此对峙!

  刘卓成简单地和杨姐、胖姐打下招呼,浅浅一笑,轻轻走去。

  刘卓成走在繁华的大街,八月的辽西依旧炎热,干燥的空气,夹着嘈乱的人群,还有川流不息的车流。

  刚过八点,太阳直射在人们身上火辣辣地疼。

  刘卓成有点后悔,应该把几天前在楼道里发生的情形告诉杨姐。

  杨姐的儿子杨佳磊,在楼道里,楼着一个小女孩。

  女孩长得很乖小,比一米八五的杨佳磊矮了整整一头,浓密的辫子系在脑后,没有流海的额头上,是星星点点的粉刺疙瘩。

  刘卓成路过时,他看清楚了,拥女孩入怀并公然亲吻在一起的大男孩真的是杨佳磊。

  杨佳磊戴着深度近视镜,浓眉大眼,一戳染成绿色的头发像是粘在头上,他一定是小罗纳尔多的忠实粉丝。

  刘卓成震惊不小,杨佳磊竟然敢在自家的楼下拥抱并旁若无人地亲吻他的女同学。

  杨佳磊才初中二年级,这也忒早啦!刘卓成感慨万千。

  刘卓成已近而立之年,还在婚姻的门外徘徊。

  刘卓成的脑海里,不断上演两个小崽子亲昵拥抱和狂吻的镜头。

  “吱——”一辆汽车在刘卓成的面前猛然刹住。

  司机绕下车窗狠狠地骂了一顿,刘卓成没醒过来,他想有时间该和杨姐聊聊。

  四

  离面试还有四天,刘卓成起五更爬半夜学习,觉着还有许多问题没解决,他放下手中的指导书,抚州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去网吧找些面试的资料。

  网吧位于市中心,离人民公园特近,在步行街灯红酒绿的歌厅里隐藏着。

  刘卓成踏着那地动山摇的舞曲,不由自主随之舞动起来。说实话,不是在舞,是在乱颤,掏心挠肺的振动。

  刘卓成找了最靠里的位子,扣上耳麦。

  刘卓成疲惫地打个哈欠,伸伸懒腰,他注意到临座,杨佳磊正专注地打着游戏,不时地和朋友聊天。

  刘卓成看着杨佳磊,一双旁若无人的眼很锋芒,带着不屑。

  刘卓成心虚地劝慰自己,我是个诚实的人,面善的人,杨佳磊对我是信任的,起码不会怀疑我告诉家长。

  刘卓成的测隐之心倾刻散尽,他把杨佳磊逃课上网吧的事深深埋藏在心底。

  刘卓成必须想出另外一种能挽救孩子的方法。

  刘卓成努力地记下一个叫做“黑旋风”的网名。

  刘卓成为一下午的收获而欣慰,他掌握了面试的多种应试技巧,面对考官的问题,他有了百分之九十的信心。

  走进单元,三楼楼梯上倚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看打扮,像是农村来城里要饭的。

  刘卓成刚要绕过,被一双粗糙而布满泥垢的大手拽住了。

  孩子,你认识这楼的韩晓红吗?我是她爹王富,她是俺闺女。

  老人的脸皱纹密布,胡子花白,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一半眼睛,余下的部分,充满了渴望和哀求。

  刘卓成慌忙说不认识,心里一闪,那眼睛有点像……

  啊,是胖姐,三楼西户的胖姐!

  或许,老人就是胖姐的爸爸吧。

  刘卓成望着佝偻的老人,瘦得皮包骨头,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他大胆地伸出手,战战兢兢按响胖姐的门。

  门嵌开一条缝,一只可爱的小哈巴狗蹦蹦跳跳跑出来,咬着老爷子的鞋带,亲昵得像一家人。

  “吧吧(爸爸),小心点儿!”是胖姐的大噪门。

  什么事啊,小刘?

  胖姐描着浓重的眉,看样子心情不错。

  没等刘卓成开口,老人家就直立在胖姐跟前。

  你,你来干什么?

  胖姐舒展的眉立刻紧锁,语气很冷很硬,接下来是一顿劈里啪啦的训斥。

  你还有脸来找我,快跟那娘们过去吧,你体会我妈的感受吗?我们这些年的苦和罪你知道吗?

  胖姐的脸阴得像要下雨的天。

  刘卓成被这些不招边际的话吓懵了。

  刘卓成意识到,父女俩肯定结下了恩怨,谁对谁非,难以理清。

  闺女,爹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妈,爸被那一家赶出来,落成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听老人的意思,他是感情出了轨。

  没办法,哼,你能耐呢?几年前的劲头哪去了,现在后悔,晚了,妈被你气死了,我现在只身一人在城里混,有多苦,你知道吗?!

  胖姐的眼红红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走,你给我走,走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随着一声闷响,门关上了,楼道里,那只可怜的小哈巴狗摇着尾巴不停地叫。

  老人老泪纵横,蹒跚着,一个台阶一回头,慢慢腾腾地向楼下走去。

  屋内的抽泣声此起彼伏,刘卓成听到了胖姐倒地的声音。

  五

  刘卓成初中同学项德林,突然打来电话,约他到喜多多二部205房间喝酒,说有几个同学聚聚。

  刘卓成惊讶地问道,你小子这些年到哪去了,我以为你从地球上消失了,你坐神州七号登月去了,还是从火星上回来的。

  项德林嘻嘻地笑。

  你小子别跟我扯这套,我是在凌北市混不下去了,生活所迫到深圳的,现在回来,是想向你这个比大熊猫还珍贵的名牌大学生讨教,咋啦,几年不见,牛上了?

  刘卓成脸腾地红了,别介,我多喝点墨水却连份工作还没找上,你小子却成了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惭愧呀惭愧。

  项德林也忙说道,彼此彼此,我们这个年纪都得打拼。这回聚会,还望给个面子。

  刘卓成忙说,一定一定,顺便问了句都有谁。

  项德林给了一个很吊胃口的回答,那就是有一位很想见你的人。

  刘卓成费尽心思想了好久,豁然一亮,难道是她?

  当刘卓成走进205房间时,一桌子人都已经到齐,最靠里的位置给他留着。

  一个老板摸样的秃头,一把握住刘卓成的手,随后是一个热情的拥抱。

  刘卓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异口同声的喊着,欢迎大眼镜光临!

  刘卓成心里一热,多么熟悉而温暖的绰号啊!仿佛又回到了一高中那个时刻。

  秃头正是项德林,几年荏苒岁月,拔去了他满头的黑发。

  刘卓成笑道,你小子要学葛优啊,聪明的脑袋的确不长毛。

  然后向大家挥手说,大家早,大家好。

  环视一周,刘卓成认出了李洪彬、张帅达、吴起航、霍宇翔……

  就在空座的旁边,坐着一位朴素的女生,微笑依旧腼腆,身材比以前稍胖些。

  真的是她,初中同桌季红帆,一个一听名字就有好感的女孩。

  刘卓成挨着她坐下,点点头,他表现得十分得体。

  刘卓成早已忘却了幼稚的少年生活,和他有过朦胧感觉的季红帆也在他的心中悄然变化,她已为人妻,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这次相聚,刘卓成彻底感悟到人生的真谛,只要拼搏,在人生的舞台谁都会演出完美的自己。

  几个同学当中,当老板的富豪已有几位,坐机关的也熬上了副科级以上领导,那几个文笔出众的,有的成了秘书,有的当上了总编,就连几个淘气鬼,也成了乡下有名的养殖大户,果树大户。

  而季红帆,实现了个人梦想,在离城不远的小村当上教师。

  刘卓成喝得很多,同学相见,喝酒见人心。

  季红帆的出现,让刘卓成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想到了邵佳妮,彼此相亲相爱人。

  刘卓成把工作扎根于辽西这个小城,他要为诺言守候一生,大家十分敬佩这个名牌大学生。

 长春癫痫病 刘卓成,因为这份牵挂,放弃了留在省城机关的机会,来到凌北市创业。

  六

  风扇转动发出的吱吱声很响,楼外的榆树上,酷暑难耐的知了,烦恼地叫着。

  刘卓成瞪着天花板已经个把小时,他绞尽脑汁没想起哪位亲友,哪怕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能和市委组织部的人员有联系。

  时间似流水,悄然逝去,还有三天,仅仅三天,对他是多么的短暂和彷徨。

  刘卓成打开刚刚接通的手提电脑,上网打发时间吧。

  刘卓成快速链接了网络,刚连上QQ,一个熟悉的网名映入眼帘,是“黑旋风”。

  刘卓成脑海里频频闪现前几天相遇的镜头,和杨嫂无奈而痛苦的表情掺杂在一起,刘卓成感到茫然。

  欲哭无泪的杨嫂,天天在祈祷孩子能远离网络和早恋,重新振作精神,投入到学习中。

  刘卓成打开空间,迅速写下一篇博文:

  “黑旋风”,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人是有感情的,和异性交往也是正常的。

  人生都会在你这个时期度过,无论是伟人、明星还是普通人,都会有你和我同样的经历,谁都无法逃避。

  但我郑重地告诉你,这个时期我们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尚未完全成熟,我们还不能为言行负责,尤其是,如果我们偷吃了禁果,对自己和你的她造成的伤害是无法挽回的。

  我真诚地奉劝你,我挚爱的朋友,相信我,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学习,只有学业有成,我们才能在社会中站住脚,成为社会有用人才。

  我知道,我们刚刚进入青春期,一切还都任着性子,常视别人的忠告而不顾,尤其是对父母,老人的几句严厉或过激的话,我们都嫌唠叨,认为是多余,并从心里往外地烦,这就是青春的叛逆。

  我们怕父母把我们与别人家的孩子比,我们更不能忍受父母诸如“笨蛋”,“傻瓜”,“二百五”,“你怎么那么白痴啊”,“你猪脑子啊”等等伤透我们心的言辞。

  我们开始可能是逃避,接着发展到对抗。

  “黑旋风”,我的好弟弟,我也刚刚从这个时期度过,我曾逃过课,上过网吧,也交过异性朋友。但我的一位在外留学的表哥,帮助我走出了困境。

  我们正处在青春期的门口,应把一切都用在求得知识上。同时,我们要信任父母,理解父母,更要体贴他们,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焦急心情我们能看不到吗?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我们好,这一点无可置疑。

  真心希望你从爱河中跋涉出来,告别网络游戏,回到校园的怀抱!

  你的素不相识的朋友:风平浪静

  刘卓成一气呵成,还在网上搜到一位母亲寻找上网的儿子视频,发给了“黑旋风”。

  那位母亲历尽艰辛万苦,积劳成疾,当儿子悔过自新时,她却永远瘫痪在床。

  刘卓成伸伸懒腰,自信地笑了。这份祝福的笑,是送给杨佳磊的,真正希望“黑旋风”风平浪静。

  手机响了,是项德林打来的。

  电话那端又是一阵神侃。

  项德林说,你小子就知道整天和女朋友约会,你把这些男同学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又头一句脚一句的,你小子早把女友拿下了吧,看你色迷迷的眼神和发青的眼眶就猜出是百分之百。

  刘卓成慌忙回应,你小子是进城没吃着火锅那我开涮,不知道我这个人挺笨的,你小子别天方夜谭、胡诌八列、信口雌黄,我现在还是处男呢,你小子知不知道!

  项德林大笑不止,像一头发情的叫驴。

  你是被处理过的男人,我早就知道,那次你酒后吐了真言,你舞舞扎扎说,你与女友在出租房内完成了第一次,还说你的感觉很好,女友的感觉也好,那事的感觉真好。

  刘卓成大骂项德林,你小子再不着边际瞎给我造谣,过后打断你的腿。

  项德林便得得得,我服了你,和你开玩笑,千万别当真。

  刘卓成便转了话题,你大名鼎鼎的老板找我有何贵干?

  没事,闲聊。

  刘卓成道,我倒有事想求你。

  说呗,都是朋友,说什么求不求的。

  能否托人帮我找找组织部的人?刘卓成心有疑虑地说道。

  项德林的回答,叫刘卓成感动了好一阵子。

  项德林这小子真有能耐,真够哥们。

  刘卓成铭记了,明天在江河大酒店三楼“香菊厅”会面。

  七

  今年的雨比哪年都多,这在辽西是难得的,十年九旱的凌北市喜得又一场透雨,今年又是丰收年。

  可这雨没有停的意思,给穿梭于城市的人们带来诸多不便。随风飘落的雨斜织下来,刘卓成的裤腿被淋湿了,那双未来得及换的皮鞋,也湿漉漉地沾满了泥水。

  刘卓成在南邮局的对面,向飞奔的出租车招手。

  这样的天气,想打车,必须有耐心。

  几十辆车从眼前疾驰而去,留下一行行冰冷的车痕。

  刘卓成掏出手机,焦急地看了看时间,这种场合,自己要提前到才对。

  刘卓成侧着脸,失望地看着满街的泥水,心里暗道,这鬼天气!

  只见一辆黑色的奥迪打着右转向,慢慢停靠在刘卓成的身边,车里人不停地向他招手。

  “小刘,到哪啊?我送你几步。”车窗里露出半张脸,是马副局长马中平。

  刘卓成暗喜,露出一抹微笑。

  “谢谢您,马局长,到江河大酒店。”

  刘卓成迅速上了车,关好车门,一下子坐在后座上,他没有注意到车后座上有人,一屁股砸到了马夫人林菲菲的身上。

  刘卓成牵强地挤出一点笑容,腼腆得像个没过门的新媳妇。

  没事!

  今天的林菲菲,妆画得十分靓丽,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两腮的红晕,显得娇美,上身穿紫色的紧身小衫,显得大方文雅,一改那天的妖艳,简直判若两人。

  “小刘,我也是到江河大酒店的,我们是一路。”马中平回过头,递给刘卓成一支“人民大会堂”说道。

  刘卓成连忙道谢,说不会吸,并礼貌地谢过,他有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向林菲菲。

  车很快到了大酒店。西安市第九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

  酒店的大厅,一个秃头鹤立鸡群。刘卓成一眼就看出是老同学项德林,走上去,朝项德林的肩膀就是一拳,“等急了吧!”

  下了项德林一大跳。

  项德林见马局长和刘卓成一前一后进来,忙介绍,这是我表姐和表姐夫,这是我同学刘卓成。

  “啊,认识认识,我们是邻居,他四楼,我们五楼。”马中平今天没什么架子,很随和。

  刘卓成恍然省悟,原来马中平副局长是项德林的亲戚。

  难道他就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人?

  席间,项德林把刘卓成竞选的事跟表姐夫马中平副局长一摊牌,说:“这是我的亲同学,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最铁的哥们,工作的事是人生的大事,姐夫您一定得帮忙。”

  马中平有点不太情愿,想推脱,还不知道如何回绝,他极了咕噜乱转的眼睛定格给夫人。

  林菲菲看丈夫不太愿意,把端在手中的咖啡放到桌上说道,这可是自己表弟求办的事啊,况且,小刘这孩子素质又这么高,一定得管。

  马中平表现得依旧很平静,没有要帮的意思。

  “你看,小刘是表弟的朋友,是朋友就应该两肋插刀,关键时刻,咱得帮忙!”马夫人的口气柔中带刚。

  马副局长喝了口茶,“我跟组织部的人还算熟,但不知道谁主管这项业务,我给你打听打听,这事帮上了你别高兴,帮不上你也别恼,自家弟弟的事,我会尽百分百的努力。”

  马副局长是老江湖,话说得出去,也拿得回来。

  刘卓成感觉有点门,朝林菲菲一口一个表姐的叫。

  这招真灵,林菲菲鸡头白脸地数落丈夫,“别打官腔,这是表弟的同学,也是咱的亲弟弟,不看表弟的面也得看看楼上楼下住着,再说,组织部的姚副部长不是你的战友嘛,找他帮这个忙是没问题的。”

  马副局长见势,说一定试试。

  但马副局长清醒地知道,就凭他的能力,这个忙,他是说什么都帮不了的,更何况,他也不能帮。

  刘卓成频频地举杯敬酒,几杯下去,凌塔富贵的酒气,弥漫了整个香菊厅。

  八

  九月的风吹走了一夏的干热,凤凰山下,碧波粼粼的凌河水依然唱着不朽的歌。天那么蓝,深邃得诱人。仨一群俩一伙的人们,走出小区,在晚风习习的大凌河边,放飞心情。

  刚接到市委组织部考核组的电话,杨卓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成为这次招聘的第一名。

  杨卓成吹着幸福的口哨,青春骚动的心像只兔子,欢蹦乱跳。杨卓成充满温柔而磁性的声音,像穹碧里的鸽哨。让久违的心情随风荡漾,成功的喜悦与爱情的滋味融合在一起,汇成世间最美的小溪,在他的心间惬意流淌。

  这时,一个身影像电视里的镜头一样钻进了他的视野。二楼的胖姐,推着一位老人,一个干瘪精瘦的花白胡子老人,嘴里嘟嘟哝哝地哼唱着儿时的歌子。

  刘卓成差点叫出声来。

  老爷子咧着嘴,含含糊糊地喊热。胖姐停下车子,俯下很难弯下去的身子,耐心地给老人擦汗,她自己脸上的汗水直流到脖子根,也顾不上擦。

  胖姐没有一点怨言,眼里是慈祥的笑意。这笑容,是刘卓成自认识胖姐以来最美丽的微笑,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老爷子转脸的一刹那,刘卓成忽地想起,这轮椅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胖姐的老父亲,那天蹒跚着,流着泪被轰走的亲爹。

  这时,那只可爱的小哈巴狗,凑到老爷子的脚下,亲昵地啃着老人的脚。胖姐还是“吧吧(爸爸),吧吧(爸爸)”地叫,一边是老人慢腾腾地应答,一边是小哈巴狗“汪汪汪汪”地叫。

  刘卓成的眼里湿了,他不曾知道当年到底是胖姐误会了老爷子,还是老爷子真的遗弃了她母女俩,他更不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父女和好。刘卓成深深地懂得,世间没有比亲情更重的,血浓于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刘卓成似乎想起了什么,对,是马局长的功劳还是幕后的枕头风?要说感谢,还得感谢那个臭小子项德林,几年不见本事见长,财运亨通,官场也混得明白,憨憨的脑袋里装的都是智慧,这人啊,就得信命。

  坚持物质论而不信神的刘卓成,不自主的八卦起来。

  这贼小子,从小鼻涕蹀躞,成绩平平,社会学学得如此精通,让人信任的愚蠢像和那不会拐弯的舌头,靠上科技局马局长,还认林菲菲为干姐,他的钼选厂不盈利才怪呢!一年能赚个百八十万的,这难道不是命吗?刘卓成坐在万人广场的台阶上,想着。

  这时项德林的电话来了,祝贺祝贺,他哈哈哈地一个劲地笑。刘卓成说你小子又穷得瑟。

  项德林一字一句地说,大眼镜我郑重地告诉你,那个马中平是我老乡的一个朋友,根本不是我什么姐夫,林菲菲不是我的表姐我也没认过干姐,他们是什么忙都帮不上你的。当时,是邵佳妮看你信心不足,才用这种方式鼓励你的,她相信你的刻苦努力和真才实学,看吧,你用实力证明给她了,祝贺你前程无量!哦,对了,赶快给邵佳妮打个电话吧。

  这一切都是魔力惹的祸!刹那间,刘卓成被一阵暖流包围,佳妮和同学们的用心良苦让他动容。他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一只受伤的鸟在振翅高飞,不远处,是它的同伴在呵护着照顾着它。

  ……

  一双娇嫩的手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捂住了刘卓成的眼睛,无声的电波迅速传遍开来,他被一股暖流吞噬了。多么熟悉的味道,令人浮想联翩,情不自禁。

  肯定是她!刘卓成猛地转头,将柔情似水的女友紧紧抱住,他的唇结结实实地贴在佳妮的唇上,给她一个深长的吻!

  从心灵到心灵只有一步,涉过来,渡回去,就是最最醇香的爱情。一步之遥,用去了刘卓成和邵佳妮四年的光阴。让彼此相爱的人,经受了更大更多的考验,两颗心真正贴在一起时,会更加坚固。

  四年前,是那首《选择》唱出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四年中是彼此许下的承诺,让心爱的人经历更大的洗礼,把《等待》唱得酣畅淋漓,四年后,是彼此的《牵手》,直唱到地老天荒。滔滔大凌河,碧绿芳草地,还有枝头欢歌的鸟儿,都在为这对情侣喝彩。

  补记

  半年后,刘卓成搬出了他心爱的银河小区,离开了他相依相随的邻居。刘卓成满含热泪,与他共同生活了两年的邻居,说了声拜拜。

  搬到新家的那天,刘卓成在他的空间里,欣喜地看到“黑旋风”的留言,他考上了理想的凌北市重点高中。

上一篇: 上人回家_故事

下一篇: 夫妻打赌_故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mfnp.com  迁其重器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